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从此不谈爱情

很多涉世未深的姑娘都说,女人嫁给爱情的模样最美。好像生活跟爱情沾了边,幸福就真的触手可及了。当年因为爱情结婚的秦舒雅现在正要挣扎着从围城逃脱出来,她把自己的酒杯添满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在喧嚣的小酒馆里喊了句:“一杯敬过往,去你丫的爱情,以后我为自己活!”

从此不谈爱情

01

那天,宋煜在同学聚会上酒后失态,跟大家吐槽秦舒雅完全堕落成了乡野泼妇。几乎所有人都不可置信。秦舒雅跟宋煜恋爱那会儿,他们也常见到。虽然挺有主见,但弱柳扶风的秦舒雅说起话来轻声细语,就连跟人吵架嗓门都没大过,毕业才七八年而已,怎么可能会变成张牙舞爪的泼妇?

宋煜说的没错儿,弱柳扶风那是曾经了,秦舒雅五分钟后就赶赴现场,坐实了宋煜的吐槽。她身上的牛仔裤沾满了水泥浆,格子衬衣上也零星有几点,头发随意挽在脑后,脸上不施粉黛,细纹隔三米都能看得清。众人一惊,眼前的妇人虽然隐约还能看出风姿,但跟印象里白裙飘飘的小秦同学已判若两人。男同学眼里的惋惜是显然的,女同学的眼神就比较复杂了,有似有若无的同情,更多的是带着恶意的隐晦的愉悦。什么班花系花,还不是经不起风吹雨打,七八年就被年月辣手摧花了,下意识地用手机照照自己保养得还算不错的脸,觉得上天还是一碗水端平了的。

“大家好,很抱歉我家正在装修,事出有因,唐突地来找宋煜……”秦舒雅稍显局促地站在宋煜跟前向大家解释。

宋煜并没有想要回头看一眼秦舒雅的意思,旁若无人地倒酒喝酒。

“宋煜!”秦舒雅声音提高了八度,然后一把夺走了宋煜手里的酒瓶,酒杯也被她倒扣在餐桌上。至于窃窃私语的众人,她选择无视。

后来在大家的劝说下,秦舒雅拖拽着宋煜离开了。

刚出聚会酒店的大门,秦舒雅就吵吵开了:“你有病吧!那个贾师傅打的衣柜明明有问题的,不是说好的环保材质也就罢了,柜面居然有裂缝!你为什么把钱给他?你不把钱要回来我跟你没完……”

“唉……你让人家改了三回了,算钱的时候想尽方法克扣,简直不可理喻!”宋煜借着酒劲儿也大声回击。

聚会没散场的同学听得一清二楚。等他们走远了,聚会更加热闹了,毕竟有了刚出炉的热乎谈资,甚至有人打赌他俩多久会离婚。

02

刚结婚那会儿秦舒雅可不是这样的,后来也不知怎么的,好像油盐酱醋茶地操持多了,人就不得不去算计收入支出。跟三六九等的人交道打多了发现柔弱是致命的弱点,于是也就越发强悍。如果说进入围城开始过日子之前她是颗香糯甜美的桃子,那现在的她所有的柔软跟汁水都被压榨了去,坚硬的壳包裹着满是褶皱的内里,像一枚核桃。

宋煜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,从衣着打扮到言谈举止都是纯粹的书生气。他俩当时在一起是俊逸书生配温婉佳人,天造地设的一对儿。可后来怀着孕的秦舒雅被广告公司以工作任务完不成为由给辞退了,宋煜的收入负担家里的开支格外紧张。用秦舒雅的话来说,宋煜还是那个书生,但她已经不是佳人。她突然从飘在天上的小仙女,变成了要一块钱掰成两半花的土味儿主妇。

一天宋煜下班老远就看到小区门口围了一圈人,七嘴八舌的好不聒噪,心里琢磨着鲁迅先生笔下的“看客”形象呢,突然在人群的正中间看到了熟悉的身影,挺着大肚子的秦舒雅!她一边对着小区的物业人员指手画脚,一边转身煽动看客们附和自己,像极了一只扑腾着翅膀,肥硕而强悍的母鸡。

“老婆,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

“你来得正好,咱们一起跟他理论理论,物业费凭什么又涨了?我们就不交能怎么样!”

好不容易把秦舒雅劝回了家,宋煜满脸不高兴。

“人家这是有市政明文规定的,你这样跟人家吵吵不太好吧?”

“我管他好不好呢!我只知道物业费一涨价我们一年要多交好几百。好几百够买一两个月的菜了。下个月的房贷还悬着呢,这不是雪上加霜么……”

那个时候宋煜看着一边唠叨钱不够花,一边扳着手指算账的秦舒雅还觉得有一丝初为人妇的可爱,可这丝可爱在他眼里很快就消失殆尽。

孩子出生后没人照顾,秦舒雅只好继续待在家里,有了孩子支出明显增加,但是收入却没有起色。秦舒雅说操持这个家需要极其精明的头脑,而她就顺应而生,由着生活对自己大刀阔斧地改造。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怀念一下曾经身上的少女气息,但也就五分钟,现实不允许她走回头路,没那奢侈的条件。

奶水不够,尽管喝各种下奶汤但还是无济于事。奶粉又成了生活的一项重头戏。找出去游玩的同学代购,发现竟然比在专柜还贵,秦舒雅心疼那多掏的几百块钱,一气之下,跟那同学也交恶了,最后闹到微信互相拉黑。宋煜看着秦舒雅气急败坏的样子觉得很滑稽,想不明白一个女人婚前婚后怎么会变化这么大。

听说商场奶粉有促销活动,秦舒雅要宋煜跟自己一起冲锋陷阵,周末两人推着婴儿车,抱着孩子周转在各路公交车之间,打仗似的赶到了商场。把孩子放到宋煜怀里,秦舒雅一头扎进了人堆儿,然后奋力地挣扎到了离奶粉最近的位置,以为终于抢到了。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一个浓妆艳抹的营业员颐指气使地说:“你这样不排队我不会卖给你的!什么素质……”

秦舒雅满脸讨好的笑:“实在不好意思,我太着急了。看大家都在往前挤,我就没多想。”

“什么叫你没多想!大家都是商场一开门就进来的,他们前面都拿过号的。”

“那我现在还能拿号吗?可以给我一个号么?”

“没了,这个月的促销奶粉就这么多了……”

后来,场面闹得不可开交。秦舒雅甚至跟那个营业员一边高八度的音调争吵,一边你推我搡,整个商场的顾客都里三圈外三圈地围了过来,终于她又成了看客的谈资。

宋煜抱着哭得滿脸鼻涕眼泪的孩子躲在一个小角落,一脸生无可恋。叹息一声,决定带孩子先回家。过了吃晚饭的点,秦舒雅才回到家,满脸倦容,但怀里抱着促销的奶粉。她像一只斗赢了的小动物,不理会是否挂彩,满脸都是胜利者的骄傲。

“你都不问问我最后怎么买到的吗?”

“不需要问,你肯定是最后赢的那个。”

即便如此,秦舒雅还是把整个过程绘声绘色地叙述了一遍,不理会毫无反应的唯一听众,最后来了一句:“哎,我又为家里省了三百多块呢!”

宋煜起身离开,说明天有学术会议,他要准备发言词。

03

孩子上了幼儿园,秦舒雅终于有点自己的时间,但是要按时接送。她不想因为孩子影响到宋煜的工作,他要准备评副教授了。秦舒雅心里甚至比宋煜还要得意。只要不影响宋煜的前途,自己怎样都可以的。没办法找到合适的工作,那就自己做点生意。

听朋友说贩卖土特产挺赚钱,除了家务孩子之外,秦舒雅把自己全然贡献给了城郊那个土特产批发市场。一门心思想着赚钱,不为别的就想减轻一下宋煜的压力,好让他可以专心做学问。

在批发市场混久了,秦舒雅还真倒腾出了不少钱,比宋煜的工资高出了不少。她说是血汗钱,钱用起来比之前还克扣,主要是克扣自己。

宋煜的吃穿全是秦舒雅说了算,但她真的很舍得。他的衣服全是秦舒雅在商场专柜买来的,虽然有的也是折扣品,但价格也都不菲。她喜欢他文雅学者的风范,为维护他翩翩公子的形象,必要时牺牲自己她也愿意。孩子去的幼儿园虽不是贵族式的,那也是很出名的双语教育幼儿园了。这爷俩身上花的,全是秦舒雅克扣自己省下来的。化妆品从来都买最便宜亲民的,夏天穿的T恤衫是大街上吆喝着一百块钱三件的那种,没有跟小姐妹约过下午茶看过电影,没时间也舍不得辛苦赚来的钱。

有一次因为孩子的事,一时间联系不上秦舒雅,宋煜不得不去批发市场找她。两三年了,他还是第一次来秦舒雅做生意的地方。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,一回家就听她絮絮叨叨地说批发市场上的是是非非,后来见自己皱着眉头显而易见的厌恶也就没了交流。他以为秦舒雅只是站着跟人谈谈价格,然后安排人送货就行了,今天却看到她跟一个壮小伙一起背着大袋干果来回运货。

她穿着一件宽大老旧的藏蓝色工装外套,头发被编了起来放在一侧。背上那袋干果后略显纤细的身板颤了一颤,她不管太过用力而憋得通红的脸,只是低着头倔强地往前走。

宋煜看着,心里五味陈杂。孩子出生后他感觉跟秦舒雅越走越远。她变得越来越粗粝,挨得太近都会被那种坚硬硌疼,在一起甚至找不到共同的话题。她整天絮叨的那些生活的鸡零狗碎让他烦不胜烦。他甚至会冒出不然分开过余下的人生这样的想法。但此刻他只覺得自己无能,或许一开始他就失职了,如果自己能遮风挡雨她也就不会如此。

正当宋煜要满怀歉疚地走向秦舒雅时,她却跟旁边一个矮胖的男人吵开了,“你大爷的,居然敢偷我的货,少了三袋一百公斤!你要是不把这个钱赔给我,我今天就跟你没完!”秦舒雅说着一把扯住了那个人的衣领,那矮墩墩的男人一脸的窘迫,嘴里不住分辩着什么。照例周围的人都停下手里的活儿,什么时候都不缺看热闹的人。宋煜苦笑,转身走了。

后来,宋煜的单位分房子,他刚评为副教授,领导思量这次先不分给他,等着下一批再考虑。这也算是可以理解,论资排辈也该如此。领导苦口婆心地找他谈了好几次话,宋煜答应等下次。他知道秦舒雅一直盼着这套房,他们现在住的是一套不到五十平方米的单身公寓,当时急着结婚但着实没钱买大房子。秦舒雅一直觉得住这样的小房子让她在亲戚朋友面前抬不起头来,这也是她这么多年来精细过日子的原因之一。宋煜再三解释,秦舒雅根本不听。宋煜怕她去领导那里闹,整天小心翼翼地留意她的举动。千防万防,还是没防住她打着横幅堵领导办公室的门。最后,房子分下来了,宋煜感觉在学校成了异类,秦舒雅全然不顾接着又打开了装修的仗。

那晚从同学聚会回到家,他一宿没睡,天刚一亮就跟秦舒雅说:“我今天准备好离婚协议书,晚上回来签吧。”

秦舒雅以为好日子总算要开始了,有了大房子,她也攒够了装修的钱,孩子也熬大了,却发现竟是要结束了。她这么用力地爱他,爱这个小小的家,爱到不惜让自己从一个柔弱的少女变成强悍的少妇,最终却换了一纸离婚协议书。

字典网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上一篇 : 狮子的下场
下一篇 : 猎鹰擒鹏
婚育礼(hunyuli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Copyright©2009-2021 婚育礼 hunyuli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1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