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双龙决
更新时间:2022-08-10

空中隐隐约约挂着几颗星星,苦化禅师正在给徒弟们上晚课,突然,院墙外传来一阵急促而又凌乱的脚步声。

双龙决

孤云寺坐落在奉化县城西连云岗上,因地势极高,风景秀丽,白天香客游客不断,这会儿会是谁呢?

一个胆大的小和尚抢先出去开门,刚露出一条门缝,就看见一个装束狼狈的年轻人颓然倒向自己。

苦化连忙走近,仔细一瞧,大叫:何贵,你这是怎么了?

何贵是苦化俗家师弟江奉乾的大徒弟,他气息奄奄地说:师伯,我师父被捕头丁克坚诬陷是血洗孙员外和王老板两家的凶手,现在被抓进大牢里了。

是七绝刀丁克坚?苦化大吃一惊,他是如何诬陷你师父的?

我不清楚具体情况,师父被带走前偷偷嘱咐我向师伯求援,不料在半路口遭到三个捕快追杀,我拼死才逃到这儿何贵一口气转不过来,就断气了。

苦化诵了声佛号,交代徒弟们处理掉何贵的遗体,并叮嘱不得泄露今夜之事。

他回到禅房,盘腿冥想:江师弟性格懦弱,艺成下山后就开了一家小武馆,这些年来与世无争,怎么会得罪丁克坚这个厉害人物呢?

奉化县城的百姓就把苦化和丁克坚并称为奉化双龙。

苍龙孤云寺方丈苦化禅师,10年前远赴海外蛮荒之地,采集异种树皮,治愈县城内染了瘴毒的百姓,因此大病一场,险些圆寂西归。

青龙奉化县总捕头丁克坚,武功卓绝,威名卓著,江南一带黑白两道莫不敬畏三分,保得一县平安。

苦化手上的佛珠越数越快:不行,我明天一早就得下山去一探究竟!

翌晨,他独自一人下山来到县城。

在县城大门前,他被一个满脸虬髯、虎背熊腰的青袍汉子拦下:禅师久违了,此行所为何事?

苦化大吃一惊,此人正是丁克坚。

苦化躬身还了一礼:贫僧听说敝师弟牵涉到两桩血案,故而想进城查个明白!

好,那就让在下来告诉你。丁克坚左手一捋如戟虬髯,小指无名指金光灿灿,三日前,孙员外一家被人用砒霜毒死,我奉命去孙府侦查,晚上回来时,路过王老板家,发现情况不对劲,立刻冲进屋去,正好见到令师弟持刀砍死王夫人。

苦化脸色一沉:这当中可能有什么误会,他只是拿着刀,并没有

丁克坚连连摇头:他从王夫人胸口拔出钢刀,因我出手不及时,他一刀插进一个丫鬟的胸口,这个过程却是我亲眼所见。

说着,他指了指身边一个面容清秀的汉子:当时李捕快也在场。

李捕快一愣,连忙说:不错,那天我见丁捕头迟迟未归,担心出事,就赶去孙府,没想到在半道上相遇,于是就一同返回。而在王老板家是听到声响才进去的,结果发现已有四人倒在血泊之中。

后来,丁某率人去搜江家,果然搜到了半包砒霜。

江师弟与孙员外和王老板素无冤仇,请问动机何在?

孙员外是本县首富,家财万贯,他收藏的32件价值连城的奇珍异宝却在灭门之日失踪了。丁克坚嘿嘿一笑,禅师,你说动机何在?

苦化想了想:半包砒霜是死的,贫僧一定要亲耳听敝师弟怎么说。

丁克坚冷冷地说: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城门口等你吗?

因为你相信,那个所谓杀人凶手的师兄对此事绝不会袖手旁观。苦化忽然想起,丁捕头知道何贵吗?

他是江奉乾的大徒弟,在江奉乾入狱后就失踪了。丁克坚一怔,你知道他的去处?

苦化点点头:何贵咽气前把什么都告诉贫僧了。

何贵死了?丁克坚惊问,他怎么死的?

出家人不打诳语,明知又何须故问?贫僧有句话不知丁捕头愿否一听?

什么话?

七绝刀威名赫赫,若能主持正义,定能使世道大放异彩!

丁克坚说:我也有一句话回敬禅师,莫要因一时意气做了不该做的事,自毁半生修行。

两人脸上神情几度变化,苦化说:请丁捕头行个方便,让贫僧与江师弟见上一面。

好,江奉乾行凶杀人,证据确凿,还怕他逃得了法网吗?丁克坚说完就领着苦化去大牢。

师弟?苦化几乎认不出眼前这人竟是与自己同门学艺十几年的江奉乾,蓬头垢面,两根铁链穿过琵琶骨,浑身上下,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。

苦化悲愤不已:丁捕头下这等重手,岂不是要屈打成招吗?

这厮奸猾无比,丁某只好用重刑拷问。

江奉乾发了疯似的在牢房内嚎啕大哭:师兄救我,我是冤枉的!

丁克坚大怒:你杀人,老子亲眼所见,还喊什么冤?

我没有杀人,是这姓丁的狗贼诬陷我!师兄,人是他杀的!

你找死!丁克坚满脸愤怒,欲冲进牢房。

苦化挡在前头:江师弟伤重,难免神志不清,请准许我跟他单独聊几句。

丁克坚出去后,从窗口监视着里面的动静,只要苦化稍有劫狱的念头,就先下手为强,将两人一起定罪。他一直不服气,竟让区区一个和尚与自己齐名。

只见江奉乾在苦化耳边轻声嘀咕了一会儿,苦化就出来了。

苦化离去不久,丁克坚对李捕快说:一定要这厮把东西交出来,再找两个机灵的手下盯紧苦化。

傍晚时分,李捕快匆匆忙忙回到家,不觉大吃一惊,家里多了三个人。

坐着的一个竟是苦化禅师,站着的两个是他手下的小捕快。

原来苦化在县城转悠的时候,察觉到有人跟踪,就使了个障眼法把两个小捕快引了出来。

苦化露了一手开碑裂石的神功,吓得他们立刻招了。

李捕快,听说你为人刚正不阿,何以如此对待贫僧?苦化猛然提高声音,孙员外和王老板两家的血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?

李捕快把头扭到一边,吐了一口闷气,支支吾吾地说:这,这一切都是丁捕头干的!

真的是他?

忽然,李捕快后退两步,右手一扬,把一把石灰粉撒向苦化。

苦化连忙挥动衣袖,可是李捕快已经不知去向。

深夜,江奉乾被绑起来用浸了盐水的鞭子狠命抽打,几次晕厥后,都被冷水泼醒,继续受刑。

丁克坚转动着匕首在炭火上烤,乌黑的脸孔在火光的照映下,显得更加冰冷。他冷冷地问:你若再不交出来,我就只好把你的肉一点一点剔掉。

你不是人!江奉乾的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,好,我告诉你,东西就藏在我师兄那里。你拿我脖子上的玉佩给他看,他就会把东西交给你。

好个老秃驴!丁克坚扯下江奉乾脖子上的玉佩就出了大牢,纵身跃马连夜往城西方向去了。

丁克坚赶到孤云寺时,天已经微微发亮,他直接破门闯进寺中,把几个小和尚踢得人仰马翻。

苦化从禅房出来喝止。

丁克坚亮出那块玉佩:苦化,快把东西交给我吧!

苦化身形一晃,险些摔倒:好,你跟我来!说完,叫徒弟们在大殿等候,自己领着丁克坚来到后山的一间密室。

丁克坚谨防有诈,见苦化进去之后,才小心翼翼地踏进石室,只见里面什么也没有。

突然间石室的大门关闭了,他急忙呵斥:老秃驴,搞什么鬼?

你这恶贼,贫僧今天要大开杀戒!苦化已经从一个慈祥的和尚变成了怒目金刚,江师弟昨日在牢中对我说,如果他叫人拿半块玉佩来,说明那人的话可信,如果拿了整块玉佩来,就说明他已经凶多吉少,或者持玉佩之人就是元凶首恶,叫我即刻替天行道,诛杀此贼。

你们师兄弟狼狈为奸,今天爷就要将你们这个贼窝挑了!话音刚落,丁克坚双掌呼呼拍出。苦化两拳回送,各退了七步。

丁克坚右掌往腰腹一拂,瞬间六把飞刀呈圆形飞向苦化。

苦化躲开前五把飞刀,却没有躲开最后一把,肩头血水渗透了灰色的僧袍,他猛扯项上佛珠掷出,七十二颗伏魔神珠就是他的看家绝技。

丁克坚只见眼前密密麻麻,灰压压一大片,稍有不慎自己就会成马蜂窝。陡然看见一个破绽,机不可失,他奋力前扑,只听咯噔一声,他喷出一口鲜血,左胸右肋中了两颗佛珠。

婚育礼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婚育礼(hunyuli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婚育礼 hunyuli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1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