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老妈也疯狂

1

老妈也疯狂

爸去世后的一个月,妈不顾我的劝阻,执意花十几万买下了那几间地处郊区的平房。

私下里,弟弟生气地和我说:“有钱烧的,那么多钱不帮我做生意,眼看着我日子过得紧巴她也忍心。”说实话,我心底也是有怨言的,虽然不觊觎她的钱,但我毕竟刚休完产假要去上班,正是需要人帮我看孩子的时候。她不过来帮我,竟然跑去买田置地,这多少让我有些不能接受。

弟弟因为她买房的事三番五次和我发牢骚,看样子,他那不省油的媳妇没少在他耳边煽风点火。我担心弟弟会去她那儿大闹,几次都隐晦地暗示:不要这么大手笔地花钱,儿媳妇会不满。她听了只是笑笑,对我的话已然丝毫不在意了。

接下来的几个月,她果真是不惊诧旁人死不休。张罗买车,还报了驾校,一连串的大动作让我不禁开始猜测,难道是爸的去世给了她太大的触动,她要抓住机会及时享受人生,做“享寿族”吗?

弟弟知道她要学车,阴阳怪气地说:“买了郊区的房子,有车就能来去自如,可真会享受!”这一次我没再沉默,使劲敲着他那颗混球脑袋:“妈的钱她想怎么花就怎么花,碍你什么事?再说了,家里这些年贴补你的还少吗?别不知足!”

弟弟又做出一贯的可怜样:“当然碍着我了,我媳妇知道咱妈有钱自己花却不给我们做生意,要跟我离婚呢!”每次都是做生意的借口,一点新意都没有。我叹气,看来这个只会窝里横的弟弟是彻底被媳妇给降伏了,人家只要一提离婚,他马上就乱了阵脚。

可妈妈呢?即便她想做“享寿族”,也没必要在58岁的年纪买车学车啊!这样的举动多少有些疯狂。

2

我去驾校找她,远远地就看见她一个劲捣蒜似的点头,走近了,才听见教练正在训斥她。教练也不过三十出头的样子,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毫不留情地训斥一个可以做他妈妈的老人。我有些生气,想过去理论。她转头看见气势汹汹的我,急忙把我拉到一边,倒替教练辩解上了:“不怪教练,是我太笨了,岁数大了学什么都慢!”

我忍不住了:“妈,咱不学车了成吗?你知不知道,小凡(弟弟)家因为你买房买车都闹开了,他那个媳妇知道你把钱花了却不给他们,都闹着要离婚了。”

她叹了口气:“他们是缺吃了还是缺穿了?我的钱为什么要给他们?要真想离婚就离吧!”我晕,这哪里是一个妈妈该说的话啊!我正想着该如何说服她,她倒开始撵我了:“你没什么事赶紧回去陪孩子,别总让保姆看着。”

我不得不承认,自从爸走了,她就像变了个人一样。从前,她处处为我们考虑,如今呢?却对我和弟弟不管不顾,只顾着自己潇洒享乐。

弟弟对于她的改变尤其不能接受,因为,他自小就是被爸爸宠着长大的。爸爸对弟弟的爱是没原则的,弟弟想要什么都能得到,即便是无理要求,他也总能拿自己的婚姻幸福做威胁最终如愿以偿。如今,弟弟旧伎重施却屡屡碰壁……无计可施的他经常跑到我这里发牢骚,可我又能怎么办?

一个突然性情大变的妈妈,一个不成器的弟弟,我除了每天祈祷这对总是在争吵的母子千万不要起大冲突,也别无他法。

3

转眼她搬去平房已经好几个月了,眼见着晴好的天气,我打电话约弟弟一起去看她,弟弟仍旧赌气:“我不去,她都不管我了……”我自己买了礼物带着孩子去看她。

远远地看见那房子,我惊呆了!齐整的小院落,门口种了几丛葫芦,两侧墙上爬满了葡萄藤,这哪是初见时破落的小院啊!

我看着焕然一新的墙面,知道她肯定又投了不少钱进去。她戴着草帽,正在地里锄草,看见我满脸是笑地迎上来,没等我问,她就和我絮叨开了:“房子墙壁我做了保温墙又新刷了颜色,屋子里装了暖气,后面院子还养了兔子和鸡,对了,还有这个……”她从仓库里拽出一辆婴儿车和一个没充气的游泳池:“早就给我孙女准备好了!我还打算买个蹦蹦床再做个秋千,这样啊,我孙女以后就能玩了!”

我本还想对她说“这样铺张的装修,没少花钱吧?平房装修再好,将来也卖不上价”,可心忽然就软了,改口问道“弄这么大一片园子,很辛苦吧?”她笑笑:“还好,要是你爸在,看见我弄这么好肯定会很高兴的……”话没说完,她忽然转头指着一间屋子对我说:“这个,是给你准备的,东边那间,是给你弟弟准备的,以后你们周末就可以来这里,呼吸新鲜空气,吃绿色蔬菜。”

她疾步走进去,眼角的泪悄悄流了下来。我知道,即便过了这么久,提到爸她仍会流泪,只不过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控,故意指引我看别处。我似乎明白了,这样的生活,或许是爸爸生前没实现的愿望吧!

4

我急切地想告诉弟弟,她这么做并非不顾及我们,她有自己的理由。

打电话过去,弟弟的口气竟出奇地冷漠:“你告诉她,我以后不管她了,让她孤独终老吧!”听他说出这么不孝顺的话,我气得浑身发抖,放下电话,一身怒火地准备去找他大干一架。

还没出门,她就来了,一进屋就把一大袋子菜放地上,还一再和我强调:“这可是无污染的绿色蔬菜,一定要做给我孙女吃。”只停留片刻,她就急忙起身离开,边走边说:“还要给小凡送菜去,再晚回去开车眼神就不好了。”我急忙追了出去。

坐在她的马自达3里,我很忐忑。她看出我的紧张,安慰我:“放心吧,我开车很稳的。”我摇摇头,她不知道,我担心的不是她的车技,而是弟弟和弟媳妇会怎么对待她?会不会把她的菜扔出去?或者,收了菜连门都不让进?

敲开门,弟弟果然没好气,连妈都没叫就转身进屋了,弟媳更是一声不吭。屋子里的空气剑拔弩张。我一直看不惯这两口子啃老的劲头,而今天,他们竟然当着我的面对妈不敬,新仇旧恨,我忍不住往前一步想发飙,没等我说话,她却把我拉开:“你站一边。”

她目光犀利语气凌厉地说:“看来,有些话今天我必须说了。我知道,这段时间我买房又买车你们有怨言。可是你们怎么不想想,你们有什么资格不满意?小静,你家在农村,和小凡结婚时我给你们买了房子、车,帮你安排了工作,也算是待你不薄了。如果你现在想离婚,随时都可以,但我话说前面,这房子和车都是婚前财产,你一样也带不走。你走出这个家门再婚能找个什么样的,你自己想想!”她每句话都戳中小静的要害,小静的脸一阵红一阵白,眼神也从最初的冷酷变得怯懦。

她目光转向小凡接着说道:“过去我们太溺爱你,这是我和你爸的错。但是现在这个错我意识到了,就不能再犯下去。不再照顾你们就是你爸爸的遗愿,他说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没把你培养成有用的人!你想做我的孩子,就得自力更生! 否则,别怪我这个妈不认你,别以为没了你就没人给我养老,我有退休金、有医保、有房、有车,还有女儿!”

说完这番话,她拉着我就往外走,小静到底是个精明的女人,眼见着形势不妙马上追出来,抓住她的胳膊连声说:“妈,妈,别走,我们知道错了。”弟弟向来都唯媳妇马首是瞻,见小静认错了,他也满眼慌张和不安地跟过去,低垂着头站在她面前,看样子,是有些被她做出来的绝情状吓到了。

见媳妇认错了,她口气也软了:“我当然不希望你们离婚,今后的日子该怎么过,你们俩好好想想吧!”她说完就绝然转身走了。本来想收拾弟弟的我,此刻却再也说不出什么狠话:“咱们已经没有爸了,你难道连妈也不想要了吗?如果你不要妈了,以后也别再叫我姐姐。”

5

回去的路上,我忍不住打量着她,这一年多来,她的变化真的很大。过去她是依附在爸爸身边的贤妻,事事都听爸爸安排,如今爸爸走了,她竟突然变得决断和霸气。连爸爸都摆不平弟弟两口子,她三言两语就收服了。我忍不住说:“希望弟弟以后能改好,这样也对得起我爸的遗愿!”她忽然“扑哧”就笑了,我一愣,转而明白这笑中有诈。

果然,在我的追问下她坦白了:“你爸临走前还放不下你弟,他让我用存款买一处商业房,租金给你们姐弟各一半。我仔细想了想,觉得这么做不妥。特别是你爸走后没几天,你弟弟不顾我正在伤心,就来找我要钱,我心凉啊!那天我就下了决心,一定把手里的钱都花了,让他们知道,我已经没钱了,哪怕他们会恨我,我也必须断了他们对我的指望!而且现在咱家有了园子,以后,就等着吃妈给你种的健康菜吧!”

她突然的变化背后,竟然藏着这么多我不知道的隐情。我突然很想揽她入怀,让她卸下所有伪装的坚强和快乐,在我怀里痛哭一场。她看出我的心思,笑笑说:“别担心我,你看我现在过得不是很好吗?倒是你弟弟总让人放心不下。他虽然没本事,但心眼不坏,就是怕媳妇,他那个媳妇还一直在背后撺掇他啃老。我今天把话和她挑明了,别说她没胆量离婚,就是真离了,对你弟来说未必不是好事。”

我点点头,她或许是对的。爸临走前还想用一辈子积蓄换回儿子后半生的安稳,结果却只换来他的自私和凉薄。或许只有像她这样做,才能将他们推出啃老的美梦,彻底面对现实吧。

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是弟弟的短信:“姐,我之前说不养妈,只是想吓唬她,小静说这样她就能把钱给我们。现在我们知道错了,我不想失去妈也不想失去你,明天我们一起去妈的小院吧,我要向她道歉。”我的眼睛不争气地湿润了。她说得没错,这样的弟弟,也是在天堂的爸爸最希望看到的吧!

婚育礼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上一篇 : 小市民
下一篇 : 司令与流浪汉
婚育礼(hunyuli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Copyright©2009-2021 婚育礼 hunyuli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1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