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我是你记忆中唯一的爱

周末的清晨,父亲从老家打过来电话,说他不见了。

我是你记忆中唯一的爱

昨天中午吃完饭出去,说去街上转转,结果到现在还没回来。父亲的口气很急,他这段好像不太对劲,老是忘事,好像也有点儿糊涂了。

忘事,他吗?我兀自笑了一下,想起来他是个多么精明的老头,什么都算计得一清二楚……

父亲说,怎么也是77岁的人了,你还是回来一趟吧……

77岁?我一愣,原来时间这么快。也正是这个数字让我微微有些触动吧,我的口气缓和下来,爸,别着急,继续找一找,等糖心醒了我就去买票。

1

5岁的糖心,正是对一切好奇的年纪,几个小时的车程,一直问东问西。我答得心不在焉,他的影子,断断续续,在脑海中飘忽而过。

小时候,并不知道他不喜欢我,所以会常常跟在他后面,仰着小脸叫他爷爷,因为他的屋里有好吃的,常常能看到他变出一块点心、几块水果糖来给姐姐。可是,我的渴望却很少得到满足,有一次,我看着他刚把半块桃酥塞给了姐姐,我赶紧跑过去伸出脏兮兮的小手,爷爷,我也要。他却啪地把我的手打开,小小年纪就嘴巴馋,姐姐已经能干活了,等你能干活的时候再吃。

他的偏心,终于让一个很小的孩子用心计较起来。再大一些,知道了他不疼我的原因。他想要个孙子,姐姐出生后,他一直盼一直盼,终于盼到我,又是女孩,还“站马生”。而且我出生那天,下了一天雨,潮湿闷热,他的一缸豆芽生坏了。据说那天他一直絮叨,哪有站着生的孩子,不是个省事的……

而我,果然不是个省事的,走路早,说话早,不听话。完全没有一个农村丫头那种天生的低眉顺眼。所以,同是女孩,他喜欢姐姐却烦我。甚至到我6岁该上学了,他竟然对父亲说,这丫头这个拗劲儿,上学也不会上好了,别浪费那钱了。

我忽然害怕了,在家里他说的话向来算数。于是第一次我向他示弱,讨好地看着他,爷爷,我能上好,我每次都考一百分。

他什么都没有说,站起来走了,算是默许。

我很努力,一直考一百分。然后在我读完小学四年级时,向来成绩不好的姐姐勉强读完中学,便不念书了。我更下了决心,要一直念书一直念,念出这一种生活去。

但是他,始终是我的阻隔。中学读完,他便提出让我也放弃念书回来干活。理由是农村女孩读书多了也没用,早晚是嫁人,认得几个字就行了。

我同他吵了起来。没想我的反抗激怒了他,他拍桌子,我说不上就不上了,有本事你自己去上,别花家里的钱。

我一下住了口。

而他,好像是根本就在等待我或是逼着我来妥协一样,在最终同意我继续上学之前,提出了若干条件,比如每个月的花销要在多少元之内,比如不能要自行车、新衣服……

已经长成敏感少女的我,放下所有骄傲和自尊,咬着嘴唇点头,努力不让眼泪在他面前掉下来——这是我留给自己最后的自尊,不在他面前哭,绝不。

2

高中的生活很拮据,没有新衣服,勉强吃得饱。周末回家,要走十几公里的路……我全都忍耐。可是不知道是命运作祟还是我太想要向他证明什么,一向成绩优秀的我,在那年夏天竟然以三分之差落榜了。不知道这样的结果他会如何奚落我。所以我不出门,不吃饭,后来,是他拿着拐棍砸了门。他骂我,他说他早就看死我了,就是个没出息的胆小鬼。他说,你丫头给我听好,我再给你一年时间,如果你还考不上,你就把这几年念书的钱都挣回来还给家里。

一年后,我以优异成绩考到山东大学,成了村里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女孩子。一家人欢欣鼓舞,他却依然眉头紧皱,然后把我喊过去,无比清晰地跟我算了一笔账。他说,你要记住,一家人省吃俭用还要借钱来供你,这些钱,以后你是要还的。

大学的假期,暑假用来打工,寒假到了过年才回去。每次回去,他无一例外地会拿出那个小本子给我看,上面,记录着家里给我的钱,每一角,每一分。

我对自己说,我一定还给他,一定。

大三开始,晚上做家教,周末在超市做促销,很辛苦,也需要看别人的脸色。但是,还有什么委屈能胜过他从小给我的呢?在和他的抗争里我早长成了倔强而坚忍的女子。工作两年半后,我终于把家里曾经为我负担的所有的学费都交给了他。

几年后,我恋爱结婚生子,渐渐在远隔两地的生活里,对我来说,他已经没有任何分量。有了糖心后,第一次带她回去时,他凑过来看,我对他说,是女孩。他讪讪地,却还是伸出手轻轻摸了摸糖心的小脸。

他的手……我在这一刻记起来,那样苍老。

思绪就这般混乱无序,直到糖心唤我,妈妈,电话电话!是父亲打来的,他说,找到他了,但是他……他不认得我们了。

3

我靠近他,站到他面前,父亲说,你可算回来了。找到他的时候,他正一直喊你的名字。

我有些诧异,走近他跟前,爷爷,是我。

他看着我,看了好半天,依旧目光茫然,口中絮叨,豆芽,豆芽呢?忽然焦急起来,两手胡乱在舞动着,我把豆芽弄丢了,我把豆芽弄丢了……

爷爷,我在这儿。我抓住他舞动的手,我出生的时候他坏了那一缸豆芽,他就给我取了名字叫豆芽。他在找我,可是为什么?

豆芽,豆芽——他喊起来,我站在他面前,但是,他不认得我,他找的豆芽不是我。

这时,糖心走到我身前,他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,一把推开我,在糖心跟前蹲下,豆芽,豆芽你跑哪去了,把爷爷吓死了……他忽然把糖心抱在怀里。

糖心吓哭了。

好不容易,我们哄他松开了糖心,他半天才安静下来,然后坐在那里,看着正蹲在树下看蚂蚁的糖心,目光里充满怜爱。

我将父亲拉到一旁,他到底怎么了?

父亲无奈摇头,这一段他就不大好了,总是自己去集市,有时候清醒有时候糊涂,但都会回来。这次竟然晚上也没有回来,你还记得那个地方吗?

我想起来,小时候,农忙没有人看我,他去赶集只好带着我去听书,我就坐在那里发呆、睡觉,他不让我到处跑……

父亲说,你别怨他,他有老思想,想要孙子,也信命,你出生的时候他找人算过,你命硬,必须有个人压着管着。但他说你跟别的农村女孩子不一样,是要跳出去当凤凰的,可是你又太倔强太好胜,必得有人激着你才能上进。他说你一个农村女孩子要是没有点硬性子,以后在外面是会受欺负的。他是疼你的,又不让你知道,他说你要是知道了他是故意的就没了心气,也就没出息了,可是现在他这样了……

我含着眼泪走到他身边。唤他,爷爷。

他似乎听见了,回一声,豆芽,目光,却依然定格在糖心身上,那样柔情温暖的目光,这样的目光曾经一直在我背后,而自恃有头脑读过很多书懂得了人生和情感的我,却一直迟钝得不曾发觉。而他,却一直把我放在心底,因为当他失去77年人生的全部记忆之后,只有我,还留在里面。是28年前5岁的我。

爷爷,是我把你弄丢了。

婚育礼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婚育礼(hunyuli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Copyright©2009-2021 婚育礼 hunyuli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1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