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一个等爱的红色青年
更新时间:2022-01-26

苏慕刚到公司的时候,我已经做好辞职的准备。她的来,和我的走,竟然有着相同的借口。我们都失恋了,而失恋的人都可以恣意而为地做些莫名其妙的决定。

一个等爱的红色青年

在办公室,苏慕就坐在我旁边,我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老想转头看她。我看她的时候,她不看我,我不为人知地打量她脸上的表情。我不喜欢自己这样子,一个有偷窥欲的男人,目光是不会心安理得的,而且心虚。

我为她的独来独往和沉默好奇并且担心,要知道在我们公司,不合群者最后都难逃被解聘的命运。我不希望一个刚刚失去爱情的女孩,再在工作上受到打击。自己都还在水深火热里,怎么关心起别人来了?我神经兮兮地拍了拍脑袋,很过瘾地在刚写完的辞职报告上签上了大名。

上午下班的时候,我发现只剩我和苏慕在了。偌大的办公室安静得出奇,我甚至能听到她把脸转向我时头发轻轻甩起的声音。她问:“你们一般会在哪里吃中午饭呢?”很有生活味的问题,我在她看我的眼神里发现了落寞和孤单,然后,这些东西一下就整个把我感染。竟然忘了回答她的问题,就那么看着她,想起爱情离开的那天晚上,自己也有相同的落寞、孤单,甚至是伤心和绝望。5秒或者更长时间,她在等我的回答。尴尬中,我习惯性地拍拍脑袋,说:“哦,想起来了,我们可以去附近一个单位的食堂去。”她说,那一块去?我点头。

步行大概十来分钟路程,我们话不多。我问她为什么来广州,她说因为失恋了,想换一个城市生活。我本可以告诉她,我也失去了爱情,而且不久后就要离开。可是我没有说,我不忍心让别人和我一起分担痛苦。

来到食堂,我俩挤在长长的队伍里,我不时地回头看看站在后面的她,问:“饿了吗?”她说还好。我再问的时候,她不说话了,只很轻地摇摇头。我突然发现她的眼睛很特别,是一种令人心动的蓝,让我想起了天使。

吃饭的时候,我们紧挨着坐下。菜里没有什么油,我们都把头埋得很低,像在寻找油星。我觉得她吃饭的样子很好看,从侧面看,是个微笑的表情。也许,很少有谁这么细致地观察一个人吃饭吧。这样的发现,足以让我窃喜,并且有一份好心情。像一个秘密,别人的秘密,却只我一个人知道。

我说:“你来了快一个星期了,平时上哪吃中饭啊?”她说她其实这么久来都没吃过中饭,因为不想吃,因为不知道该到哪里去吃;她说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,她感觉同来之前一样无助,冷的面孔和冷的街道,让她茫然;她说每天下班,她会等人走光之后,一个人下楼,在附近走走,漫无目的,然后回办公室……

我的心在她的话还没完的时候,很真实地痛了一下。我想到了她的无助和我的离开,想到了在我离开之后,她是不是还会一个人,走到挤满陌生面孔的街道,揣着一颗冷冷清清的心,打量一些与己无关的过往。我说,那以后每天叫你一起吃饭。她说好啊,我不想吃的时候,也可以下来陪你。

第二天,我把辞职报告送到了老总手里,由于我近段时间以来心情不好,工作上出了不少问题,所以老总对我的离开似乎并没有任何的挽留。离开成了必然,时间是月底,还有两个星期。这会是很闲的两个星期,因为老总说不会安排我做什么了,算白送我半个月工资。

除了每天带苏慕吃饭,我也还给她讲这个城市的人和事,公司里的人和事。甚至,在晚饭后的闲暇里,用自行车载着她,一条街道一条街道地跑,累了就找个地方坐下,在慢慢凉下来的风里,聊一些轻松的话题。

她说她很久没这么快乐过了,我说我也是。很自然地,我们的目光交错在了一起,丝丝缕缕,像是相通着的。我怎么会有那么点害怕呢?害怕我们会相爱,现在或者将来。好在时间并不多了,至少用来成全一段爱情很难。我只要带她熟我觉得她应该熟的一切,然后离开。只是我不敢告诉她,我是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这么热心。

办好一切辞职手续,到财务室领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,我打电话给跟老总外出办事的苏慕。她说了地点,叫我过去接她。我开玩笑说给个理由先,她说:“因为你有车!”我开心地笑了,心想,我何止有车,这已经是我在广州买的第四部自行车了。

贫穷的快乐,简单得叫人难以置信。可是刚刚过去的那段感情里,贫穷却成了致命伤,那个曾经多么爱我的女孩,那个叫珊的女孩,25岁的时候,面对我为她准备的生日蛋糕和彩色蜡烛,许下了“我要房子车子”的愿。我第一次听见有人许愿的时候那么大声地把话说出口。然后她睁开眼睛说:“可是,你什么都没有!”

想起这些的时候,我正踩着自行车行驶在广州大道上,由南向北,很刻骨铭心的方向。在苏慕到公司报到的前一天下午,我就在这条路上,由南向北,疯了似的追赶一辆红色的跑车,正是那辆跑车,在珊过完25岁生日的第二天把她接走的。我当时就站在三楼的窗前,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爱的女孩离去,甚至连头都没回一下。从此,我害怕看到红色的跑车,恨那些红色的跑车和开跑车的人,当然,还有坐在红色跑车里的女子。

大概是想了太多,不敢骑得太快,见到苏慕我整整用了两个小时。而我出发之前,我告诉她最多40分钟就可以到,实际上也只要40分钟就足够了。苏慕站在好又多量贩超市对面的那座天桥上,见到迟到的我并不生气,笑着说:“知道吗?我两个小时数了2000辆车。”我惊讶:“数车?”“是的,数自行车!”她把眼睛眼得很大,我又看到了天使的蓝。

我载着她往回赶。第一次,她用手挽住了我的腰。在车速加快的时候,我能感觉到她把脸轻轻地贴在我的背上,但只短短的一瞬就又离开。我说我辞职了,明天就不再去上班了。她说,我知道。我没有把车停下,但把速度放得很慢,因为她的回答大出我意料。

不知道什么时候,她开始把我搂得很紧,脸也久久地贴在我的背上。她说:“其实你递交辞职报告的第二天,老总就找我谈了话,叫我开始接替你的工作,跟着你把该学的学会。”“是吗?”我冷冷地说道。而我的心,比我的语气更冷。我觉得自己被利用了,原来她愿意跟我走得那么近,是有原因的。

我直接把她送回了公司宿舍,我觉得一切都变得毫无意思。上楼的时候,她只跟我说再见,甚至都没问我什么时候走。或许在她看来,我可以走了,该走了。我想我会记住她,刻骨铭心地记住,像记住那辆红色的跑车,都是因为恨。

回到住处,我开始收拾一些不值钱的东西,打电话托朋友订到长沙的火车票。自行车明天就是别人的了,80块钱卖给了隔壁的那个四川老兄。然后是到对面楼上找房东,商量退房事宜。如果不出意外,我想我很快就可以离开广州了。偏偏房东老太是个精明的家伙,说我退房没有提前通知,必要在押金里扣除一个月的房租。我简直气得牙根出血。我也是倔脾气,在跟她理论半天没有结果后,我掏钱付了一个月的房租,说:“我现在交一个月房租,同时告诉你,一个月后我退房,不好意思的是,这个月还要住完。”

一个月留在广州干什么?我觉得自己很搞笑。难道就是为了不白交一个月房租?幸好在床底下找到一双高跟鞋,是珊的。我想这个月我就用来找她,然后把这双高跟鞋交给她,让她难堪。我突然冒出这个比我为一个月房租留下来更搞笑的想法时,已是午夜时分。

苏慕打来电话的时候,我正准备睡觉。她说她睡不着,她说她这个时候想见到我。我觉得虚假,不知道说什么好,所以只是心不在焉地听着。“我开始的确有利用你的意思,我知道回来的路上你生我的气了,但我想我现在爱上了你。”她的话终于让我觉得越来越可笑了,我带着嘲讽问道:“两个星期就可以爱上一个人,这难道是爱情的‘广州速度’?”她拼命地要我告诉她我的具体住址,她说她一定要见到我,就现在。我想她不会来,我想她只是在这样一个寂寞的夜里突然冒出了奇怪地想法,于是把地址很详细地告诉了她。用一夜的无眠来戳穿一个女人的谎言,我觉得这样够刺激。

婚育礼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婚育礼(hunyuli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婚育礼 hunyuli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11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