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到
  • 汉语词
  • 汉语典q
当前位置 :
多情美人无情劫
更新时间:2022-01-18

找个男人做靠山

多情美人无情劫

1127年初,金军攻破开封,活捉徽、钦二帝,终结了北宋王朝,也终结了王秀兰的栖凤楼头牌梦。金军把眼泪汪汪的父子皇帝塞进一辆破牛车,掳往金国,同时被掳走的还有年轻女子三千余众。金军对宋朝进献的中原女子有一定要求,相貌端庄,正宗处女。青楼女子王秀兰,显然不符合条件,开封府“献女办”把街上顺手抓来的王秀兰当处女充数,一旦败露,后果可能很严重。只因金军急于北撤,验货马虎,才让王秀兰混进了处女队伍。

金军的侵扰,摧毁了开封城的风流生意,青楼女子像被惊扰的小鸡,四散而逃。王秀兰本想到乡下找个老实男人嫁了,粗茶淡饭过一生,只因收拾细软,慢了一步,才被“献女办”盯上,按住,送进了金兵大营。

油菜花开得正灿烂时,“汉女营”挟裹在金军的队伍里开拔了。此去金国千里迢迢,且不论一路如何凶险,单是跋山涉水,也不是弱女子能吃得消的。王秀兰左右一思量,认清了形势,只有找一个强有力的男人,为自己撑起保护伞,才有可能一路顺风,平安抵达目的地。

前后都是金兵,眼睛里似乎都要伸出钩子来,钩住女人就死活不放。青楼女子王秀兰阅人无数,自然知道,急吼吼的男人靠不住,他们只想着如何把你扑倒,根本就没想过事后把你扶起来。左顾右盼,王秀兰瞄上了负责押解汉女营的百夫长乌烈,他偶尔扫过来的一眼,犹如吹面不寒的杨柳风,在王秀兰心中荡起了一圈圈涟漪。

乌烈冲锋陷阵无所畏惧,面对女人却有几分胆怯,即使面对眼前这些任人蹂躏的中原女子,他也不像其他金兵,随意吆喝,随便轻薄,看不顺眼还抽一鞭子。有女人掉队了,乌烈只是口里催促:“快点。快点。”王秀兰知道,乌烈这种男人,知道如何疼女人。

看着乌烈策马过来,王秀兰踉跄一下,跌倒在乌烈马前。

乌烈勒住马,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王秀兰眼中泪光闪闪,恰似一池春水,说:“对不起,将军,我实在走不动了。求你成全我,杀了我吧。”王秀兰在栖凤楼接待过金国客人,学过一点金国语,因为半懂不懂,说起来更有莺歌燕语的韵味。

乌烈犹豫片刻,伸手把王秀兰拎起来。

金兵军官看中某个中原女子,都是这样把女人拎起来,横在马上,然后,打马奔进一片树林里,速战速决。

乌烈没有把王秀兰横在马上奔进树林,他只是把她轻轻放在自己身后,叮嘱一声:“坐稳了。”然后,缓缓而行。王秀兰没有搂乌烈的腰,只是双手紧抠住他的腰带,男人的阳刚之气,夹杂着油菜花香,熏陶得王秀兰东倒西歪。

乌烈骑在马上,挺胸收腹,板着脸不苟言笑,心里却早已成一片沼泽地,生机勃勃,危机四伏,无论谁误入其中,一律吞没。乌烈押解的这三千多汉人佳丽,他只看中了身后的这女子,他不想在她面前表现太粗鲁,又怕粗鲁之人先下手抢了她去,正不知如何是好,她却跌倒在他面前,难道这就是天意?

不靠女人谋前程

金军掳掠中原女子,一是供百夫长以上军官路上玩乐,二是带回去改良金国人种。一到宿营地,便陆续有军官来挑女人,乌烈只怕王秀兰被人挑走,叮嘱道:“不要下马。不要说话。”和乌烈同骑一匹马的王秀兰,成了汉女营最耀眼的焦点,来来往往挑女人的金兵军官,都要瞄几眼王秀兰。乌烈就“呵呵”一笑,说:“我的。我老婆。”

当晚,在乌烈的帐篷里,乌烈手忙脚乱,做了王秀兰的丈夫。

第二天,乌烈找来一头骡子,把王秀兰扶上去,说:“我要让你活得像个皇后,谁也别想把你怎么样!”事实上,王秀兰活得比皇后有尊严,徽、钦二帝的皇后,也在汉女营中,哪个军官看中了都可以拎走,而且,军官们还很乐意与士兵分享宋朝皇后。

王秀兰依傍乌烈,原是想图一时平安,不想那乌烈有情有义,掏心掏肺地对王秀兰好,一时间竟把王秀兰感动得一塌糊涂。女人一感动,就只想以身相许,生是你的人,死是你的鬼。于是,一出像韩剧一般美好的爱情故事,轰轰烈烈地上演了。

其时,战争形势紧张,金军虽然掳走了徽、钦二帝,却没能颠覆大宋江山。徽、钦二帝被掳走后,徽宗之子、钦宗之弟赵构登基称帝,号令天下:夺回徽、钦二帝,报仇雪耻。宋朝军队一直咬在北撤的金军后面,且越聚越多,要和金军决一死战。

四太子金兀术先还挺紧张,晚上睡觉也衣不解带,螭尾凤头金雀斧摆在枕头边,随时准备从梦中跳起来上马杀敌。待金军撤回到金国地界,跟在后面的宋军依然未见大动作,金兀术这才知道宋军只是虚张声势,哈哈一笑,去了汉女营。

百夫长乌烈和中原女子王秀兰如股似漆如火如荼的爱情故事,金兀术早有耳闻,只因战事吃紧,他才没心思来汉女营眼见为实。汉女营经过一路折腾,减员近半,体质差一点的,都倒毙在半路上了,剩下来的,犹如被捉怕的羊,面带惊恐之色。女人的姿色,原是打扮出来的,打扮给自己喜欢的人看的,汉女营女子如今哪有心思打扮呢,每逢有人来挑选,大家都恨不能埋首于尘埃里,于是,一个个蓬头垢面,不堪入目,越发显得骑在骡子上的王秀兰光彩夺目。

金兀术在汉女营里巡视一圈,只看中了王秀兰,乌烈说:“四太子,这是我老婆,我们已经行过夫妻之礼了。这里其实有许多很漂亮女人,我选几个洗洗,给您送去,可好?”

金兀术凑近乌烈的耳边,说:“兄弟,你想不想当千夫长?”

乌烈愣了一愣,说:“四太子,我愿意立功当千夫长,不愿意靠女人当千夫长。”

金兀术咕咕一笑,说:“好。今晚,我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。”

当晚,奉四太子金兀术之命,乌烈带着他的一百多个弟兄悄悄潜入敌阵,试图劫营。宋军早有防备,把乌烈和他的弟兄们团团围住,乌烈左冲右突,仍然不能突出重围,一百多个兄弟全部战死。

女人可杀不可辱

当乌烈摸进宋营,与宋军生死相搏之时,金兀术来到了乌烈的帐篷。

王秀兰正心惊肉跳等待乌烈得胜归来,马蹄声在帐篷外戛然而止,她急忙掀开帐篷帘子,进来的却是不可一世的四太子。王秀兰拔出随身携带的小刀,说:“我是有男人的人,你要是敢污辱我,我就死给你看!”

金兀术吃了一惊,金国四太子,金军元帅,盖世英雄,超级帅哥,全金国的女人,都是四太子的粉丝,愿意为他尖叫昏倒,愿意和他共度良宵。金兀术想不到,一个毛毛虫一样的百夫长,竟敢和他争女人!金兀术更想不到,百夫长的女人,一个任人践踏的中原女子,竟然因为四太子看上了她,寻死觅活!

太刺激了,金兀术要的就是这种刺激。

金兀术信手夺过王秀兰手中的刀子,“嗖”的一掷,刀子穿过帐篷,扎中了王秀兰拴在帐篷外的骡子。在骡子垂死的哀号声中,金兀术如同攻城略地一般,攻占了王秀兰。

风停雨住,一个金兵站在帐篷外向金兀术报告:乌烈劫营失败,全体阵亡。金兀术吩咐:把全体将士记在功劳簿上。

随后,金兀术把王秀兰拎上马背,带回元帅大帐,说:“现在,我就是你的男人。”

王秀兰一夜未眠。这一生,她经历了许多男人,只有乌烈待她如妻子,发誓要与她白头偕老,乌烈才是她真正的男人,她要是不为他报仇,枉为女人。天亮时分,看着身边鼾声如雷的金兀术,王秀兰悄悄起床,摸到了金兀术的螭尾凤头金雀斧,她要砍下金兀术的头,为乌烈报仇!只是,王秀兰没想到,金兀术轻轻巧巧拎在手中挥舞的螭尾凤头金雀斧,竟然有一百多斤,她拿不起来!“哐啷”一声,螭尾凤头金雀斧掉在地上,惊醒了金兀术。

金兀术杀人如麻,乌烈和一百多兵卒苦战而亡,他眼睛都不眨一眨。当他要一斧劈死为乌烈报仇的王秀兰时,却手软了,只觉得羞愧不已,说:“杀死乌烈的是宋兵,我来为你报仇吧。”

随后,金兀术率军杀退宋军,夺回乌烈遗体,厚葬。同时对王秀兰说:“你不愿意跟我也没关系,我的将军们,你随便挑一个。谁敢对你不好,我劈了他!”

王秀兰环顾一圈,挑中了一个端茶送水的汉人,名叫秦桧。

秦桧是与徽、钦二帝一起被掳掠来的宋朝大臣,曾微服去栖凤楼消费过。新婚之夜,秦桧掀开王秀兰的盖头,左看右看,一拍大腿:“呔,你不是栖凤楼的婊子嘛,装什么烈女嘛。”

王秀兰挑中汉人秦桧,是指望汉人有一天能报了她的杀夫之仇,秦桧脱口而出的一声“婊子”,让王秀兰改变了主意。

相对于女人的名节受污辱,杀夫之仇不算什么。秦桧,这个该死的臭男人,他必须为污辱女人付出代价,必须成为一个比婊子更可耻的人!

王秀兰有四太子撑腰,王秀兰秀色可餐,王秀兰八面玲珑,她要玩晕一个臭男人,易如反掌。

三年后,秦桧返回南宋都城临安,在妻子王氏的大力支持下,陷害忠良,无恶不作,成了中国历史上臭不可闻遗臭万年的奸臣。

婚育礼专稿内容,转载请注明出处
不够精彩?
婚育礼(hunyuli.com)汇总了汉语字典,新华字典,成语字典,组词,词语,在线查字典,中文字典,英汉字典,在线字典,康熙字典等等,是学生查询学习资料的好帮手,是老师教学的好助手。
声明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邮箱:  联系方式:

Copyright©2009-2021 婚育礼 hunyuli.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2021003711号-2